好想做一棵小草

晚上也没吃到鸭血粉丝汤,加上最近事情特别多压力大,得知没办法吃粉丝汤的事情后literally哭了出来。

整个晚上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一想到这样忙碌不知道维持多久就头疼。不能崩溃,周末去借书看电影解压。

纠结好久到底要不要喝咖啡,本来下午上班很困,但是工作了一会感觉好多了。想到这个点还是决定来一杯,接完热水回来发现办公室的咖啡粉喝光了,呆滞!现在觉得没办法继续干活了。

《凯尔特的薄暮》里的语言实在太优美了,一口气都下来特别享受,同时也能感受得到叶芝对于爱尔兰的喜爱。有几处对英格兰的diss特别可爱,咱们的精灵才不是你们那儿凶巴巴的呢,哼!

然后就对叶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前只知道他是诗人,对《当你老了》这首诗特别熟悉,对他生平的了解也仅限于英美文学课里讲的那些。最近因为在搜集迪卢木多相关的传说,找了一堆凯尔特传说类的书籍,发现叶芝编纂了好多本。(正准备一本一本研读)一些传说经由他写出来后会给人不同的感觉,大概是他文笔实在是优美,有种能让人身临其境体会这些传说之美的力量吧。

(但目前还没读到任何关于迪卢的传说,心塞)

于是,最近主攻叶芝,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短篇就一天读...

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只是为难的点不一样罢了,存活于世到处都是苦处。

下午刷微博的时候看到《哈尔的移动城堡》中做饭的那一个片段,忍不住又把这部动画找出来看,这一次看到的东西与之前的相差很大。之前看到的更多是哈尔与恶魔做交易以及战争这块,而今天看的时候更多在关注苏菲的小表情以及猜测整部电影所要表达的是什么上面。很奇怪,我之前看影剧的习惯明明不是这样,大概是受最近心境的影响。

然而不管看多少遍都觉得哈尔好苏好帅啊,我的少女心为他爆炸!

(本来想写个感想啥的,但是头好痛,下次再看的时候来写吧。:)

大学同学应聘去当小学老师了,之前我可能觉得他当老师还好,毕竟是硕士,基础功底在那。但现在来看的话,我认为他不合适。

在学校的时候跟他联系不是太多,一般只有上课时坐在一起时瞎聊天,下课后不大接触。但是我挺佩服他的,学习很认真,而我自己上课就看小说,觉得学习认真的都牛逼。后来也证明他很牛,各种证都考了,又考上了硕士。在这中间我们依然没什么联系,只是他问我要了各种社交账号加我好友而已。

联系多起来是在他硕士毕业后,他主动找我聊天,说请我帮忙介绍女孩子,作为交换他也帮我介绍男孩子。我对男孩子没啥兴趣,那时候工作虽然不开心,但是朋友很多,男孩子实在是可有可无。我觉得他条件还行,想到有个同事刚好单身,也是学霸...

自看过电影黄金城之后,就一直把《海贼王》放一边,漫画和动画都没追。最近被我侄儿剧透Sanji的爸爸出场了,我一听纳尼?!这还得了,立马跑去看动画片。漫画我之前有看到路飞他们登上象山那里,因为对不上动画的集数,又从打明哥那里看起。十分心疼路飞啊!然后看到他们一伙汇合之后我就看不下去了,动画节奏太慢,我又不喜欢跳着看,空闲时间不够,只好乖乖去看漫画。

到昨晚补完最近一话,被这假想剧情给捅了一大刀。尾田巨巨你有本事把艾斯再画活啊!小心粉丝们给你寄板砖哦!


下面是吐槽(剧透慎入):

打明哥那里已经很心疼路飞了,他打得十分吃力。到BIG MOM这里我就开始发梦让昔日白胡子海贼团的队长们以及那些...

啊!昨晚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美梦,梦里的我心里甜蜜到让梦外的我都齁到了。然后梦里的我跟那人面对面时,突然生出“这会不会是梦啊”的感慨,于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都要气哭了,这么美的梦请让我做完啊!

最近发现lofter的图片怎么都打不开啊,要不就是加载很慢,要等好久。烦

《漫长的中场休息》杂谈

去电影院看《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之前,就在网上读到很多贬褒不一的评论,但大多数都是讲个人观后感受的巨大差别。比如说,有人泣不成声,有人看到一半竟睡了过去。我看电影的时候,一般都蛮感性的。因此,在电影播放之前便憋着一口气,准备待到叫人流泪的时刻再吐出来。实话说,前面20分钟有些无聊,同时又很焦急于让人感同身受的情节何时出现。后面渐渐进入到电影情节之中去,那口气就慢慢松掉了,也安心欣赏起电影来(所以,剧透是可耻的,看剧透更是不明智的)。直到中场秀那段,比利的战友们在礼炮声中突发应激障碍,混乱中比利一直说没关系、没关系,他们没有在打仗。那一刻心就碎了。人的大多数悲伤流泪都是在为自己,...

1 / 6

© 点漆 | Powered by LOFTER